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(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招生网)

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,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招生网

今年的坏消息,似乎特别的多。

尤其是年轻的生命消逝的悲剧,总是让人格外痛心。

这几天最让人心痛的消息,莫过于大连理工一位年仅25岁的研三生,在实验室发完告别微博后,自杀了。

尽管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,遭遇困难的毕业生大有人在,但日子肉眼可见已经正在一天天回归常态,大家不都在努力生活生存下来?

他也眼见就要熬出头了,却选择让生命戛然而止。

在他遗留的告别文字里面,捕捉他决定离去的思绪,却看到很多让人读起来就难过的自言自语式批判,和独自演绎的小剧场。

这些文字,对自己极尽苛刻的自责,又隐藏着希望得到认同和存在价值的孩子式赌气,更可以感受得到他多方受阻的无力感;另一个是极力在平衡自己决定结束生命的愧疚感。

特别是那些内心的小剧场,相信在他心中演绎过无数次了。

很可能,他也无数次劝自己不要往负面方向,忍一忍熬一熬就好了,可是这时候已经浸泡在悲观情绪里面的自己,已经不能够做出正向牵引的回答,很可能对话是这样的——

“再忍忍,再熬熬,就能好起来吗?”
“应该不会……吧!”
“这样啊……那就~还是算了吧!”

当我看到这个评论的时候,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倒流,他可以发出求救信号,又有人能够给他及时的响应,给他的小剧场,喊一声旁观者且导演式的“Cut!”

他已经完全当局者迷,困住了自己,看不到25岁的自己,其实真的有很多的可能和选择。

小剧场,是高敏感性人格自我攻击的深渊

看完这封遗书,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这位男生的柔软和善良,以及一份脆弱的敏感:他的手机开了静音。

知乎上,他的同学为他写下的缅怀文字,其中还提到会为同学准备不同的毕业礼物。

像是一只奶牛,吞下痛苦、苛刻和矛盾的干草,却挤出积极、温暖、柔软的奶去滋养身边的人。

他是个乖宝宝,也是个容易受伤的高敏感型人格,这样的人格是一把双刃剑,除了极具创意、认真负责、善解人意的优点之外,还容易有以下这些表现:

· 对于发生在自己周围或产生内在的变化,都能迅速察觉;

· 过度的自我反省,当事情进行得不顺利的时候,会自我归咎;

· 情绪不稳定,容易被他人的意见影响自己情绪的平稳,负面堆积。

丹麦心理治疗师伊尔斯·桑德在《高敏感是种天赋》这本书,就提到在我们身边,每5人就有1人高度敏感。

也就是说,生活中有很多人正在因自己高敏感的性格遭受困扰,他只是比较典型而已。

他确实做事为人都特别认真勤奋,可同时也认为自己是逃避工作才考研究生,疫情爆发困在家里,又在家人的建议下去备考公务员。

所以,不管是读研还是考公,对他来说是被动选择,并非是他自己认为真正有意义的方向。

没有意义的方向和目标,那么即使用尽力气都会觉得一切都是虚无,在这种状况下的认真和勤奋,越是使劲越有毒,就越容易掉进自我攻击的深渊。

用看似轻快的语气,把各种能想到的失败结果,他人的指责,父母的失望统统先自己来上一遍又一遍,并且称之为“内心上演的无聊小剧场”。

漫长,沉重,孤立,且没有援助。

重要的参照体系,喊停你的内心戏

孤立无援的状态,我们很多人都经历过,仔细想想,当时是什么契机,让你拔出来这个泥沼?

我上大学的时被调剂到一个不擅长的学科,因为没有多少知识基础,一学年下来主科基本都挂了,大二开学后精神恍惚,上课的心情犹如上坟。

辛苦供我上学的家庭,很可能拿不到毕业证和学位证,要让人看笑话了……这些念头,每天在脑海里盘旋。

最后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说:“妈,我不想读了,我想退学。“然后,准备承受一场暴风雨般的谴责。没想到我妈沉默了一会,叹了口气说:”那就回来吧,学点技能,总是饿不死的。“

我顿生出无穷的勇气,后来不仅以优秀的成绩毕业,也找到了不错的学校执教。

这就是重要参照体系或者人物的作用。

我们在因为某件事情久久不能脱出的时候,这时候有个重要的亲朋好友,给你一个吼一声Cut的声音,就像梦游的人正徘徊,就让你瞬间清醒,拉回自己。

· 被很渣的对象折磨的时候,告诉你爸妈养你不是为了被人虐;

· 纠结一个决定而烦扰的时候,告诉你其实做了哪个选择都会后悔;

· 为眼前的局势所困的时候,告诉你其实有剑走偏锋的方法;

我希望在那之前有位铁哥们,能大咧咧地搭上他肩膀:“延迟毕业又算啥,有人今年生意要亏得底裤都当了呢!去他的,咱们先喝了这杯酒,好好睡个觉再说。”

乖宝宝们的问题,在于他们的朋友类型太单一,甚至是没什么朋友,更不要说能发出不同论调的猪朋狗友酒肉朋友了。

人真的需要各种类型的朋友,也不一定需要深交,他们的功能是让你发现世界原来很大,有各种各样的活法和应对困难的办法。

抛出你的问题,会得到各种各样的角度和观点,让你有机会360°无死角去打量一件事情。

就不会只选择这样极端的解决办法了。

内心戏丰富的你,需要轻装上阵

正是因为高敏感人格,让我在咨询工作中更容易感知来访者的情绪波动,细微的变化。

但也会因为高度的共情,而使自己在一段时间后,像没有清理运行垃圾的电脑一样。这也就是为什么从事心理咨询的人,必须有一个督导的原因。

如果你也是一个内心戏足的家伙,也喜欢演绎各种小剧场,但却多数是负面的,自我攻击的,那你就需要磨锋利它有用的一面,同时也要让割伤自己的一面变钝。

人的思维只有钝感系数与敏感系数相平衡,才更容易保持较为理性的思维。

  • 这不是我的错

张德芬老师曾经说过,每个人都要分清楚三件事儿:自己的事儿,别人的事儿,老天的事儿。三种事儿里。我们只负责自己的事儿,其他两种事儿,概不负责!

想要不动辄归咎自己,就是不为别人的情绪负责,也是“就事论事”的态度。

特别是在自己的事儿上,能力和技巧上的短缺或者弱势,不等于品德或者人格的问题,动辄就自我攻击“懒””贪“”馋“。

因为这样的自我否定,很难建立自信和安全感,损耗了自己的自尊心。同时也请记住,别把这种习惯,带到教育孩子上面去。

  • 换个方式上演灾难片

招致全网黑的处女座型朋友们,被吐槽的大多数是因为悲观的论调和高敏感的模拟预计。

因为想象力极为鲜活,所以脑洞也大,站在三层楼向下望都会想到摔断腿的血腥场面,就算爱情甜蜜,却时不时想到对方劈腿离开自己的凄凉。

这些其实并不是什么问题,但如果放任自己在这样的小剧场里面,大脑这个骗人的工厂就会把你带到一直感觉焦灼受伤的情绪上,

要不,尝试着统计一下灾难片的情况,然后拿出对应的让你觉得安全ABC方案,起了念头就迅速调动,给一个对应的方案,感到有处理方式的你,就不会那么容易波动。

  • 接纳和调整

有没有注意到,上面的方法其实是都是属于调整,而不是改变。

因为了解自己,才会接纳自己,很多人就是从这里面获得了神奇的能量来源,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群体,就像本来不愿意拆开的礼盒,终于想通打开了它。

但它并不是我们的盾牌,依旧需要我们努力前行,去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参照体系,去寻找那个平衡点,直到这种感知力成为收放自如的兵器。

因为不需要自苦,生活本来就不容易。

要知道当你容易感受到生活的丧和苦,其实你也很容易尝到糖果的甜蜜。

这才是敏感的人儿们,得到的最大恩赐。

配图|《十二个想死的孩子》

策划 | 让我康康

编辑 | 辛怼怼

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(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招生网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北京考研网 » 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(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招生网)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